歡迎光臨達州市殘疾人聯合會網站! 今天是:
您現在的位置: 達州市殘疾人聯合會 >> 自強模范 >> 正文
劉建華
更新時間:2010/12/9 10:47:18   作者:劉慶福  鄧遠軒  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20306

他曾立下為人師表壯志,發誓用知識改變家鄉落后面貌;他曾是一名才子卻突患眼疾成盲人,終身與黑暗相伴;他以樸實、執著、善良、責任和技藝贏得了愛情和事業;他在四川省第三屆殘疾人職業技能競賽盲人保建項目比賽中技壓群雄,高分奪冠;他是盲人們心中的一盞明燈。

 

“按”出來的幸福

—記四川省第三屆殘疾人職業技能競賽盲人按摩冠軍得主劉建華

 

鄧遠軒  劉慶福 

 

1117日至20在內江市舉行的四川省第三屆殘疾人職業技能競賽中,來自達州市渠縣的一級盲人劉建華獲得了盲人保建按摩競賽項目全省第一的好成績,這是他從事盲人保建按摩二十多年來奪得的一項桂冠。多年來,劉建華憑著這門技藝不但成就了家庭和事業,也圓了他曾經為人師表的夢想,他用妙手書寫出了精彩的人生,“按”出了幸福。

 

突患眼疾 學業未成夢想中斷

 

今年47歲的劉建華出生在渠縣奉家鄉一個偏僻的小山村,祖祖輩輩靠務農為生,父母渴望著兒子能夠跳出“農門”,爭氣的他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從小學、初中到高中,學習成績一直都名列前茅。為了減輕家庭的負擔,在高考的時候主動選擇了國家可以承擔生活費的師范學校,并立下雄心壯志,學成后回到家鄉教書,當一名人民教師,讓更多的孩子能學到知識,改變家鄉落后面貌,功夫不負有心人,1979年他順利考入了渠縣師范學校。

正當劉建華離夢想越來越近的時候,命運卻給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那就是他的眼睛忽然看不清黑板了,他開始以為是眼睛近視,配了好幾幅眼鏡,并將位置從教室的最后一排搬到第一排,但依然是模糊不清,不久眼睛就只有微弱的光感?;叵氳背醯母芯?,劉建華對我們說,當時自己仿佛是在一個漆黑的夜里突然遇到停電一樣,帶給他的是驚恐、盲然、悲傷和絕望。劉建華是父母的驕傲和希望,父母怎么甘心兒子從此就成為一個盲人呢!父親告訴他,就是跑再多的路,求再多的人,借再多的債,吃再多的苦也要想法把兒子的眼睛治好。從此,他不得不放棄學業,踏上了求醫之路,從達州到成都、重慶,每一個較大的醫院都留下了他的身影,然而每一次檢查的結果都是一樣,那就是他的眼睛患上了堪稱“絕癥”的視神經萎縮。此時的劉建華多么想上天能憐憫他,能讓他重見光明,能夠回到學校繼續他的夢想和事業。然而,西南醫院的眼科專家“無情”地給他的眼睛宣布了“死刑”,從此,他的一切夢想和希望皆因失明而止。

 



體諒父母 苦學盲人按摩技術

 

得知自己終生將與黑暗相伴的“判決”后,劉建華坐在醫院外面冰冷的臺階上,回想起讀書以來父母起早摸黑的辛苦勞累,為的就是讓他能安心地在學校讀書,將來不再扛鋤頭;想起那些朝夕相處的師兄弟們一起學習玩耍的場景;想起他還要回到家鄉教孩子們學習“人之初,性本善”的夢想,這些事情都好想發生在昨天,轉眼間,這一切就變得再也不可能。此時,他的眼淚就象決堤的河水一樣奔涌而出,任憑眼淚打濕自己的衣襟,他真想就在這人海茫茫的城市里沉沉地睡去,再也不要醒來?!靶耐淳?,淚流干,不幸已發生,父母已年邁,盲兒怎再添悲哀”。這是劉建華傷痛時看到日漸消瘦衰老的父母后寫的一首小詩。是的,不幸已發生,生活得繼續,為了不讓年邁的父母再為他將來的生活操心,他開始嘗試尋找自己的出路,他給別人做過手工,擺過攤算過命,然而他發覺這些都不是他喜歡和可以終身為業的職業,而不得不開始尋找另外的出路。1983年,他來到成都盲校,在這里,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盲校老帥給他的鼓勵,他第一次聽說了盲人還可以用盲文寫字讀書,他第一次聽說了還有盲人按摩這個行業。在成都盲校的兩年里,他自學了盲文,系統學習了盲人按摩有關知識,并在1985年以全省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河南盲人按摩專科學院(現河南中醫藥大學針灸推拿學院)學習中藥推拿按摩。在三年的學習生涯中,劉建華系統學習了人體解剖學、人體經絡學、中醫中藥學和人體按摩學等專業知識,他積累了豐富的理論知識,學到了熟練的按摩手法。

 

收獲愛情 夫妻同創業

 

劉建華在河南讀書的時候,意外地收獲了一份美滿愛情。他的妻子鄭興秀比他小一歲,是一個漂亮能干的知識女性,與劉建華是同鄉,當朋友們聊天的時候說到奉家村有一個讀大學的盲人時,小鄭深深地被劉建華自強不息的精神所打動,朋友就試著將小鄭介紹給劉建華作對象,沒想到僅僅見了一面,劉建華就給小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見面后的第二天,劉建華就又踏上了求學之路。從此天涯相隔,鴻雁傳書,兩個年輕人的心就這樣緊緊連在了一起。很多人對鄭興秀不理解,說她這么漂亮怎么選一個“瞎子”,以后生活怎么辦,娃兒咋個養,有一個親戚甚至給她張羅著介紹了一個在徐州郵電局工作的干部,但鄭興秀還是堅決地選擇了劉建華,因為他覺得劉建華是一個善良、刻苦、上進和有內涵的人,更重要的是小鄭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劉建華都能讀懂,他們早已心有靈犀,小鄭覺得劉建華就是她一生的依靠。

1988年,劉建華學成后回到渠縣借了80元錢在縣城租了一個僅10平方米的門面開辦了“建華盲人按摩店”。同時,他們的愛情也到了瓜熟蒂落的時候,在別人的異樣中,劉建華和鄭興秀踏上了婚禮的殿堂,不久就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兒子,一家人和和美美的過起了小日子。當時,社會上很多人還不了解盲人按摩這個行業,為打開局面,劉建華常常以他的真誠、樸實來打動顧客,而且,收費便宜,做一次按摩只收五毛錢。很多人都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先按摩,治好了才付錢。讓大家沒想到的是,很多人經劉建華的妙手一按,不吃藥、不打針病就奇跡般地好了,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在渠縣城里被人們戲稱他叫“劉神仙”,而且,劉建華很有醫德,不少人沒有錢,他也不主動要,或者這次把病治好了,等有了錢再給他,有些治好的病人為感謝劉建華就以最純樸的方式來感謝他,他們把家里的米、面、蔬菜、雞蛋送給劉建華,那時,劉建華這些東西基本沒買過,有時還吃不完。妻子鄭興秀為支持他的事業,主動跟師學醫,劉建華想要學習的知識,就由妻子讀給他聽,而且妻子成了劉建華最好的試驗品,經過反復學習和試驗,劉建華中藥推拿技術已經達到一流的水平,夫妻倆在生活中相扶相攜,在事業上互相支持。劉建華鼓勵妻子學以致用,鄭興秀就在按摩店的前面又開辦了診所。為擴大按摩店規模,2000年,劉建華來到達州市,在達州賓館內租房開設了“建華推拿”按摩店,這一開就是10年,在這里由劉建華親自負責按摩,招收學徒。妻子則開了一家五金店,而渠縣的按摩店則聘請人員管理,劉建華定期回渠縣指導,直到2005年。由于劉建華在達州賓館內的 “建華推拿”生意實在太好,沒有精力再來管理渠縣的店,他才把渠縣那個經營了多年的“建華盲人按摩店”盤掉,而且,妻子也放棄經營的五金店,全心全意支持丈夫的事業。而且,他們的兒子也非常的爭氣,2010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四川音樂學院工業設計系讀本科。這讓劉建華真正感受了愛情和事業雙豐收的喜悅。

 

重圓舊夢  桃李送芬芳

 

劉建華事業上成功了,經濟是也算比較富有了,但他想到還有那么多盲人生活在黑暗和貧困中,他想圓他曾經的“教師夢”,他要把自己學到的技藝毫不保留地教給那些無助的盲人,讓他們走出心靈的陰影,學到一技之長來養活自己和家人。這些年,劉建華先后培訓盲人近700人,很多盲人來他這兒拜師學藝,他從不收學費,還管吃管住。很多人學成后不但能爭錢養活自己和家人,還開辦了盲人按摩店,給更多的盲人提供了就業崗位。阿友、阿梅(化名)曾經是令市、縣政府和殘聯頭疼的老上訪戶,長期蓬頭垢面到成都和北京上訪,而政府給他們的慰問幫扶金他們只要一用完,就又找上門來上訪??吹秸庵智榭?,劉建華給他們開了一劑治本的藥方,親自找到他們,給他們談了自己的人生經歷,語重心長地對他們說,我們都是盲人,但眼盲心不能盲,人殘志不能殘,我們要用自己的雙手證明給別人看,我們也能自己養活自己。隨后,劉建華手把手地教他們學會了按摩技術,他們現在都是月收入幾千元,并組建了自己的家庭,阿梅還開辦了盲人按摩店,自己當起了老板。劉建華還積極為各類培訓機構授課,被達州市殘聯、通川區、達縣、渠縣殘聯等聘為按摩培訓教師,教盲人學習按摩技術,在教學中,他要求嚴格,每一個動作他都親自示范,還為學員仔細講解、分解每一個動作,并把傳授技術與講解人生哲理、做人道理融會貫通,讓盲人弟子們在學到技術的同時,樹氣生活的信心,揚起生命的風帆。他用潤物細無聲的實際行動感召、感動、感染著他的弟子們,讓他們收獲著知識、人間大愛和自強不息的精神。達縣東興鄉的鄭青川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全盲,沒練過書,為能記住劉老師的講課內容,她用錄音機把劉建華的講課內容錄了下來,后來磁帶壞了,鄭青川哭著跑到劉建華那兒請求劉老師能不能重新錄一次,劉建華一邊安慰鄭青川,一邊告訴她晚上將專門為她重新講解錄音,劉建華硬是花了近四個小時的時間才把講課內容重新錄了一遍,這讓鄭青川很是感激,并且很快就把老師傳授的理論和按摩手法學會了,現在她的月薪已經上千元。劉建華最高興的是他每次接到他的弟子和學員打給他的電話,不管是報喜的還是請教問題的,都是劉建華樂意聽到的,很多盲人從收音機里得知劉建華得到省盲人保健按摩大賽冠軍時,一個個祝賀電話讓劉建華的電話成了熱線。劉建華知道,他現在正在圓他當初立下的為人師表的夢想,他希望在他一生中能教會1500名盲人掌握按摩技術。

 

領頭盲雁 讓盲協更有活力

 

劉建華以他精湛的技藝和良好的人格魅力贏得了大家的尊重和愛戴,他是自殘聯成立以來歷屆省、市殘聯主席團委員,省、市盲協委員,曾獲得過省自強先進個人。在盲協里,劉建華十分活躍,他積極倡導“自強、快樂、進步、感恩”理念。他自強,始終認為盲人也可以做到健全人能做到的事情;他快樂,喜歡聽流行歌曲,時不時還哼兩曲;他進步,常以干到老學到老的行動鼓勵盲人們要多學習,他多次參加盲人按摩技能比賽,明年他還將代表四川省參加全國第四屆殘疾人職業技能競賽。他感恩,他忘不了這些年黨和政府、殘聯及社會各界給予他的關愛和幫助,一心想著回報。他多次為盲人解決困難,黨嬌和王榮是一對盲人夫婦,黨嬌是孤兒,被福利院收留時就以共產黨的“黨”為姓,取名叫黨嬌。黨嬌懷上小孩后突發疾病,住進中心醫院無錢看病,眼看生命垂危,他們向劉建華求助,劉建華及時給了他們心靈的關愛和經濟上的幫助,讓黨嬌度過了難關。5.12地震發生后,劉建華在妻子的陪伴下來到捐款箱前,把自己親手掙來的1000元現金投入了捐款箱,連名字都沒有留下,很多人只知道有一個盲人給災區捐了這樣多的錢。他胸懷整個盲人按摩行業的健康發展,2010年初他組織盲人迎春聯誼會,在他的帶動下,一個個盲人走出家門,爭著登臺訴說心聲,展示才藝。最近,他組織籌辦了全市盲人按摩經驗交流大會,盲人們爭著談經驗,說體會,為推進全市盲人按摩行業標準化、規范化經營起到了極大的促進作用。

 

 
   【編輯:楊文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ganrao}